当前位置首页电视剧《风骚律师第五季》

风骚律师第五季0.0

类型:剧情 犯罪 美国 2020 

主演:鲍勃·奥登科克 

导演:未知

剧情简介

《绝命律师》第四季尚未播出,就已经获得了第五季续订。

影人简介   这个人是《绝命毒师》里演律师Saul Goodman的。  1962年生人。87年进入《周六夜现场》剧组当编剧,一直做到95年,跟全体编剧一起拿过1

第五季的10集剧评,为了避免过于“刷屏”,我尽量更新在一起了,全在一起又嫌拥挤,就前五集一篇,后五集一篇吧~ 本集开场一段戏,是“BCS”和“BB”历史上少有的MV欢乐时刻,虽然只有短短两分钟,却好像在荧幕内外扎了一支分量十足的致幻剂般,迷幻而又混乱。两个小混混在拿到索尔·古德曼的名片和50%优惠承诺后,开始变本加厉地偷抢拐骗、放纵不羁,一番锁链反应之下,最终又“作用”回了吉米身上。这也再次回到了《风骚律师》的终极命题:所谓的结局,究竟是飞来横祸般的天道不公,还是因果轮回下的自作自受?糟糕的退休生活先来说麦克这条简短的支线。媳妇史黛西来电话时,麦克正卧床不起,直到座机静声手机响,他才磕磕绊绊地通上了话。向来自律的麦克这会儿真的像个糟老头了,可见他与古斯塔沃分别后状态很差,仍在被自己的所作所为折磨。照顾孙女凯莉是麦克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况且他对母女俩永远怀有一份亏欠,因此他随时都愿意去带娃。兴许是用超级碗分数教乘法的关系,凯莉开始询问起了父亲马蒂的事——孩子渐渐长大,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他是个好警察吧?他和你学的本事吗?然后…他被坏人抓了?凯莉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扎心,刚开始麦克还能“嗯哼”答应两声,到最后他却无法再出声,甚至大发雷霆,用成年人的标准喝止孙女继续做手工:做不好就别做!麦克一直觉得儿子的死自己要负很大责任,因为自己的错误教导才使他遇害,而前不久维纳的死,一定程度上也源于自己的“错误暗示”,再加上儿子是被警察败类灭口的,自己又刚刚扮演了“灭口清道夫”的角色……凯莉的无心之言,戳中了麦克内心深处最痛的部分,旧伤加新伤一起发作,老麦克这才失控。等史黛西回家时,麦克只是简单交代了一句,脚不停头不回就离开了……麦克不会随波逐流,但刚刚又经历一次巨大打击的他,必须尽快找到自己的位置。痛快的职场拼搏这天清早,金在整理塞满了五颜六色西装的衣柜,吉米在不停地接电话——成为“索尔·古德曼”之后,两人同居的家里瞬间就塞满了吉米的东西。吉米抽空询问了波比的事儿,金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他接受协议了。”看来她还没彻底消化这件事给自己的影响……眼见金连“电影之夜”都想回避,早已察觉到不对劲的吉米追了出去,让她一起去看看房子,顺便打开心结。至于说房产中介还没上班?没关系,想做生意的人肯定会让我们进去。放开手脚做自己后,在生活中破坏这样一点“小规矩”,对吉米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而且吉米不是真的想买房(至少现在不想),只是白嫖一次场地借题发挥罢了。简单畅想一番该如何装修后,吉米开始说正事了。其实吉米一直明白金的担忧,自己在第一集里也确实回避了许多金的问题,眼瞅着两人的关系快要黄灯转红灯了,他必须坦率面对。“你别在意啊,我现在做事看上去是有点四六不靠,也向部分委托人许诺了‘五折优惠’,但你放宽心,不会有人真的因此去犯法……”(是啊,你说得对)吉米直言自己“不该出这么蠢的主意”,道歉、服软的意思很明确了……这在无形中为金找了个台阶下,她顺道对吉米(对自己)重申了自己的底线:我不想欺骗我的委托人,何时何地都不想。金确实会受到冲击,但她的本性不会转变,本剧里也不需要第二个“索尔”律师……这大概就是将来金和吉米分离的根本原因之一吧。说完这番话,卸下了心理包袱,金瞬间就轻松了,恢复常态之余还有了些小女生的俏皮,甚至还会放水胡闹~本集的镜头语言已经达到了“状镜头之美而近妖”的地步:同样是利用镜子反射人物进行叙事,两人出门前,每个镜头里都只有一面镜子;而在两人和好后,卫生间里却给出了三面镜子折射不同的位置——这是否也意喻着,吉米和金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更多维度的空间呢?吉米说自己有45个委托人,这在常人眼中一个律师忙不过来“工作量”,仅通过一个长镜头,就表明他真能处理得游刃有余:一切从吉米练习说“苏珊娜,我觉得你和我有共同点”开始;先给经过身边的比尔放“魔音”,要给委托人减刑;接着询问汉娜是否可以更改案件审判时间,并替她说了“yes”;然后给刚到场的维罗妮卡讲述穿着打扮要点;再告诉米奇“案件已经移到周四了”;此时比尔出门,铁案出现了“关键证人”,令他接受了提议;最后又回到了那句 “苏珊娜,我觉得你和我有共同点。”“魔法师”索尔的最大诀窍并非精湛娴熟的律政知识,而是通过各种旁门左道“走捷径”,多线压缩案件的实际审判进程。他能这么干,除了人头够熟外,关键还在于这些案子都不大,当事人多是些小偷小摸的小角色,判决起来可轻可重,全看律师、地检的态度,这就给吉米提供了极大操作空间。吉米还与霍华德偶遇了。霍华德如今气色好了许多,还坦言HHM的业绩很好(看来被吉米教训后开窍了)……他不顾吉米的冷淡,主动提出一起吃饭、缓和关系,可见霍华德现在更有“职业经理人”的样子了。吉米顾不得闲聊,因为苏珊娜出来了——她是地方检察院中极少数自己“软磨硬泡”不下来人,偏偏她手上握有与自己相关的16个案子。我们只要花20分钟聊聊,就能搞定这些小年轻了,干嘛非要等下周的预约时间呢?因为你这家伙光想着自己的钱包,老娘不吃你这套(苏珊娜在前几季中多次把吉米看作“人渣律师”)。为啃下这块硬骨头,吉米只得继续耍花招。他设计把两人困在电梯间里,逼着她与自己讨价还价。吉米讨论案子完全是做生意那套,目的就是让对方做出让步(其实他的客户们大多对打官司没啥概念,只要能减少刑期、减轻刑罚,就是功劳一件)。比如“吸血鬼演员过失纵火案”当事人,正常来说能判个两三年,吉米直接从“四个月监禁”开始砍价……吉米充分利用了苏珊娜被迫与自己一起困在“狭小私密空间”的不耐烦,东拉西扯了一堆在庭审上会被嗤笑的理由,接着从“十四个月”起喊,最终使苏珊娜做出了“十六个月外加罚款”的妥协。等20分钟过后,已被狠狠磨了一番脾气的苏珊娜,恐怕没法再像之前那样龇牙咧嘴了……而这一切的代价,仅仅是吉米给电梯工一笔小费,顺便帮对方哥哥销案底——实际上吉米这波仍是血赚,这不又发展了两个潜在客户么?这就是“索尔·古德曼”的本事,一个学了法律、拿到执业资格的豪华配置版“风流吉米”。现在是吉米从业以来最畅快的时光了,再也不用顾忌查克等人的眼光,再也不用背负道德包袱,一切从“结果”出发,火力全开,大杀四方。苦逼的犯罪生涯听从“炸鸡叔”吩咐塞了几包次货,以为可以松口气的纳乔,突然被维克多和泰勒斯等人抓去吃苦头了。一边是维克多持枪走到了父亲的身边,一边是古斯塔沃通过后视镜发射死亡凝视,纳乔无力挣扎一番后秒怂了:说吧,还要让我干嘛?“拉罗·萨拉曼加,去赢得他的信任,去知道他的一切,让他相信你,让他依赖你。”至于“拉罗根本没把我放眼里”、“我爹和这些破事无关”等等理由和求饶,纳乔说了也没用,只得诚心答应下来。尽管是个罪犯,可按照古斯塔沃的“格调”,他是很少用“直接威胁”这种笨法子的,可见现阶段他想对付拉罗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慢慢找机会。与此同时,拉罗也正在与赫克托讨论如何对付古斯塔沃。萨拉曼加家族对于古斯塔沃的不信任是刻在骨子里的,通过上一集过招,拉罗唯一得到的结论是:这个智利人比我想象中还要精明、狡猾。叔侄俩的思维方式和考虑方向略有差别,拉罗更想搞清楚古斯塔沃在隐瞒什么,而赫克托抓住了更本质的问题:只要他能赚钱,无论如何我们都动不了他。两人一边喝酒一边憋坏水,估计还得从“削弱炸鸡店”开始入手。双方的下一轮PK开始,古斯塔沃的棋子先一步打到了拉罗身边——可纳乔只是个贩毒的黑道,哪儿会间谍内奸那一套,只能傻乎乎地在赌博时谈生意套近乎。这种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亲近和谄媚,拉罗根本看不入眼,立马喝止了。赌桌上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多明戈被拉罗的虚张声势“吓到”了,尽管自己手上握着三条8还是弃了牌,拉罗得意地调侃他叫“疯八”,“疯狂小八”的外号就此诞生——这个外号的性质显然有反讽意味,跟说吉米“沉默寡言”、说赫克托“儒雅随和”差不多。更值得玩味的是多明戈这人,在《绝命毒师》中他就显得很精明,而从这场获得外号的戏来看,他要么是真的非常保守、沉稳,要么是拍马屁拍到拉罗都没轻易察觉……无论哪种情况,这都是不可多得的品质。此时,片头那两个混混,因为买粉未果与第五街的药贩子起了争执,多明戈赶紧跑去处理。亲自上梯子修水管,多明戈的性格真好……由于混混的车载音炮一直在全功率输出,估计被告扰民,警察跑来了——结果只留下在梯子上的小八被抓了个正着。毒品引来了DEA,不但屋里面没带走的货要被抄没,连这个贩毒窝点会被连根拔起。拉罗已经默认了这笔亏损,正常人都该自认倒霉了——纳乔却觉得这是个表现自己的好机会,于是冒着巨大风险冲了进去。说纳乔“是个傻子”一点没错,这种情况下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因此拉罗一直是以看戏的心态,看待纳乔的作死行为。然而,纳乔硬是有惊无险地把货抢回来了……敢拼命,有成效,还能全身而退,如此人才当然讨人喜欢,这也是拉罗第一次对纳乔刮目相看。由于在房间里没找到更多毒品,因此警方认为那只是瘾君子所待的一次性场所,很快放弃盯梢,第五街可以重新开业了。对于这种需要头领拍板的决定,拉罗开始向纳乔放权了……之前的疯狂举动总算得到了回报。接下去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多明戈了。纳乔坦言他和“疯狂小八”是老相识,两家是世交,之前没进过局子,自己想把他保下来。正常来说,这件事拉罗会当做“个案”交给纳乔去解决,但他已拟定了“更好的办法”——看来是要借机向古斯塔沃发动攻势了。蝴蝶效应最后,我们再来简单过一遍这集的“因果循环”。索尔向没拿到免费手机的客户们分发名片,承诺“接下去两周,非暴力重罪50%折扣优惠”。两个为非作歹的混混有了这个“由头”后彻底飘了,四处偷抢拐骗搞了更多钱,开始还是2包2包买粉,后来胃口大增,要一次性买10包。对于这种零售窝点来说,10包可不是个小数目,放货的胖妹懒得像平时那样一包一包扔,结果一次性丢下去导致水管堵了。赶来修水管的多明戈,在被警察问询时装模作样地敲了两下,10包粉偏偏这时候掉出来了……(承包“疯狂小八”的这个憨憨笑容)小八被抓这件事,往近了说,直接导致纳乔时隔两年后再次找上了律师吉米,往远了说,还导致小八成了警方线人,并最终影响到了“毒师”里的老白。向来滔滔不绝的吉米,在纳乔面前瞬间哑了火,局促不安到话讲不利索,连冰淇淋都没多咬一口就上了车……看来,面对真正的黑道,吉米心里还是很怕的,他距离“完全体”的索尔还有不少距离。至此,《风骚律师》的“律师线”和“犯罪线”终于开始紧密联系了起来。志得意满的吉米,根本不知道自己那个“愚蠢的折扣”产生了怎样的蝴蝶效应……就好像开头那个被混混扔在路上的破碎陶俑,还有结尾被吉米丢在地上的冰淇淋:陶俑和冰淇淋都遭受了无妄之灾,它们的主人也都不想承受这个损失,可因为一条无形命运之绳的牵引,它们短暂的一生最终同样以“毫无意义的牺牲”而告终。《风骚律师》S5E1:你会魔法嘛?时隔一年半,我们心心念念许久的“索大律师”终于回来了!之前已经发过三篇“预热帖”了,因此咱们继续直入主题。本集题为《 Magic Man》(魔术师),源于修尔对吉米的吹捧,这也是化名“索尔·古德曼”之后,吉米标榜自我的第一个人设:能化腐朽为神奇的律师。而且,这剧里有“魔法”的可不止吉米一人。本性难移首集开头,照例是店长“吉恩”的隐居故事。在察觉到自己被认出来后,小心翼翼的索尔决心跑路:拿出了私藏的钻石,换上了密苏里州的车牌,车上还放了警用电台……保守估计,索尔随身携带的“现钱”至少还有几十万美元,可见他一直有“随时开溜的Plan B”,如此“惊弓之鸟”,自然无法真正享受他的隐居。心惊胆战地跑出来后,索尔询问得知店里一切如常,这才确信自己是神经过敏——可当他再次恢复吉恩的生活时,偏偏又遇到了先前认出自己的人,这个人号称是索尔·古德曼的“粉丝”杰夫。杰夫正是S4E1中载过索尔的司机,他之前不断通过后视镜打量,吓坏了“吉恩”——看来,索尔的直觉挺准。索尔本想否认,可杰夫却不容置疑地笃定“吉恩”就是“索尔·古德曼”,还不顾索尔的欲言又止,坚持让他说一句招牌台词。索尔害怕双方起争执,引来不远处的警察,这才如了杰夫的愿……但我相信,他内心深处是想承认自己身份的,这次意外正好助长了他“大胆”的念头。杰夫说自己有家出租车公司,随时愿意为“偶像”服务,但他和朋友的配置,又很像是组队钓鱼的警察(小贴士:杰夫的演员在之前《堕落街传奇》里就演过警察),也可能是打算敲诈自己的恶棍,索尔实在不知该如何反应。值得赞叹的是,这段“盘问”在音乐过后一直处于一个相对静谧的状态,当杰夫离开时,背景环境中嘈杂声又恢复了,悬念感营造地很好。而后,索尔立刻用公共电话打给艾德——事实上,他一直都使用公共付费电话对外联系——表示想升级服务。这儿或许有一组“双关语”:MAX EXTRACT 意为最高吸尘力 (最快解脱),PRESSURE PRO 意为专业高压(压力职业版),不知“吸尘店老板”在服务套餐名称方面有没有这方面的隐喻。索尔坦言自己被认出来了,本想再付双倍价钱继续跑路,可在最后关头,先前那种“情绪”重新占据了上风。“吉恩”最喜欢的身份是索尔·古德曼,那个碎嘴的律师最信任的,终归还是自己的能力。他会如何处理自己的问题,就要等最终季见分晓了。分道扬镳追丢维纳后,拉罗整天念叨着“维纳·齐格勒”的名字——他已查明德国只有27个叫这名的人,而之前在美国的那位,被灭口了。古斯塔沃肯定有事隐瞒,对方越是这样遮遮掩掩,他就越想知道。监督纳乔和小八收钱的同时,拉罗还打听起了“维纳”和“麦克”这两个名字,一个是被灭口的人证,一个是能摆自己一道的老手,任何一人都会是重要线索。“对称狂魔”剧组仍然在线,同样的环境下,左边拉罗的气势完全压过了右边的纳乔等人,这也表明了拉罗段位的高超。接下去一场戏同样有这种效果——拉罗开始打听近期所有异常的事,听闻有混混反映“货有问题”后,他立马驱车去查看了。先是一个混混买粉的场景,三包粉他一包都接不住,手忙脚乱拿起来后匆匆离开;相比之下,拉罗则是长驱直入,立马就进了分销窝点,根本不在乎什么规矩。拉罗仅靠肉眼和触觉就分出了好货和次货,还特意尝了下来验证自己的想法。如果现在萨拉曼加家族管事的人是赫克托或者图库,他们会很容易被纳乔蒙混过去,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在意混混们的抱怨。也只有胆大心细、心狠手辣、凡俗小事不“care”的拉罗,才配做古斯塔沃·弗林的对手。没过多久,拉罗就被胡安·博尔萨叫来养鸡场与古斯塔沃“说和”了。“炸鸡叔”早已准备好了一套完满的说辞:我们正委托一支德国施工队做事,毒品业务意外被工头维纳发现了,他利欲熏心偷了两块,我们事后清理了门户,可为了隐瞒此事,我以次充好补了烂货,还不慎和拉罗先生产生了点误会……对此我主动认错,十分抱歉。一个足以受处决的大麻烦,被轻描淡写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小错误,古斯塔沃的处置堪称滴水不漏——更妙的是,这个说法是从市面上的“次货”谈起的,也就说是,如果拉罗水平不够,古斯塔沃甚至都没法摆好这个局。随后,拉罗去参观了不会有任何漏洞的冰鲜仓库,此行他最大的收获,是遇到了棋逢对手的麦克。拉罗知道古斯塔沃在说谎,麦克也知道这出戏骗不过拉罗……但这是场侦察与反侦察的游戏,一切必须得有真凭实据,拉罗暂时输了一城,双方鸣金收兵,这就是两人握手的涵义。同样的话也发生在拉罗和古斯塔沃之间。拉罗痛快认输了,但他随时会再来一局。胡安搬出老大埃拉迪奥来压制两人,让他们和平共处,这话确实出于真心——老板不在乎员工之间的恩怨,只关心现实的利益,古斯塔沃能力强、会挣钱,不断找他麻烦就是和钱过不去。有了这层保障,拉罗至少不会再明目张胆找茬了……可他会更小心隐蔽地去抓炸鸡店的马脚。外面有这条毒蛇盯着,完成一半的地下室工程只能暂时搁置。古斯塔沃给了全款把工人们送走,而具体执行人麦克的手段,则确保他们今后不会乱嚼舌头。小伙子们显然已知道维纳的下场了,拿钱、闭嘴、分批绕路回家,只需接受这个结果即可。分别之前,“刺头”卡伊忍不住说了几句维纳的坏话,他自以为是的轻佻态度,引来了麦克的怒拳。麦克虽然做了职业罪犯,但他在心理上依然感到懊丧,更不会对杀了维纳这件事感到半点愉悦或轻松。最直接的证据是,后面的卡斯珀说了一句完全相反的话,他毫不掩饰自己力挺维纳的立场,硬刚光头监工,麦克反倒无话可说……对麦克而言,还是这种敢想敢为、敢作敢当的态度,更能让失落的他好受些。回去报告时,古斯塔沃吩咐了接下去的打算:只要拉罗还在,地下室就不能复工,但那个地下室迟早都会造下去,在障碍扫除前,他会一直雇佣麦克下去。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通过一番共事,古斯塔沃更加欣赏明事理、懂进退的麦克了,这样桀骜不驯的老江湖值得托付,问题只在于赢得与他合作的机会。可麦克就不这么想,尤其是古斯塔沃提到“按建筑事故赔偿了维纳家人”后,他便决定不再陪“炸鸡叔”蹚浑水了。还是那句话,麦克心甘情愿犯了罪,不代表他认可了自己的犯罪行为,他不是那种“将错就错”的人,只要有一条绳子,哪怕跌到了谷地,他照样都能爬出来。因此,接下去必须再给麦克一个“不得不继续卷进犯罪漩涡”的理由。殊途同归再来说无缝对接第四季结尾的重头戏:索尔·古德曼律师的诞生。从吉米的言行来看,他真的只是灵光乍现:以“索尔”律师之名执业的话,过去一年不但不会白费,相反,那些买过手机的人都会变成自己的潜在客户。“我是为了委托人才改名的——那些家伙迟早会被抓,到时候我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客人了。”对于吉米的想法,金摆出了一副无法理解+不可理喻的样子,尤其是吉米滔滔不绝的时候,她全程没有台词,仅仅用神情就完成了“震惊”到“失望”到“愤怒”再到“无奈”摇头的转变(表演太棒了!)。然而,面对金如此明显的情绪变化,兴奋异常的吉米却压根没注意到……金想等晚上吉米稍微冷静一些后,再和他讲道理。从她送的“JMM”定制公文包和水杯等礼物来看,就能明白她希望吉米成为一个传统、正派的律师,或者说是“正常”的律师。可吉米现在满脑子都在想“怎样把那些人转化为接受律师服务的客户”,身为营销奇才的他,立刻就想到了免费送手机、非暴力重罪五折优惠、买四送一等大酬宾活动。我的天,有你这么推销律师服务的吗?这简直是鼓励犯罪……对于金的“常人”思维,吉米的说法是“你不了解他们,那些混蛋总会做蠢事被捕。”潜台词是:那些人不值得被拯救,不如顺便从他们身上赚点钱。金担心吉米的形象受损,毕竟这会让他回到最初自己痛恨的“人设”:专为罪犯打官司的律师。结果吉米理解成了“降价会显得我跌份”……两个人已经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了。金还不死心,继续规劝“你低估自己了”,吉米这才郑重说出了自己改名执业的另一个理由:我不能再做回吉米·麦吉尔了,因为“律师吉米”永远都会活在哥哥查克的阴影下。吉米并不担心金费解这个“崭新的开始”,他会让所有人明白的。没多久,索尔·古德曼律师的业务推广活动开始了,地点就在之前卖手机那旮沓……这既是一次招揽客户的推销会,也是一场三教九流之人出没的嘉年华现场。所有人都是冲着免费手机来的——吉米当然知道这点,他用手机做诱饵把老顾客们拉来,是为了勾起、放大这群人的自我维权意识。舌灿生花的吉米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这些人一看就离不了打架斗殴、吸毒卖春、非法持枪等破事儿,那就不断明示自己能帮忙解决相应的麻烦,门外揽客的修尔就是个很好的现身说法嘛~这段快速剪辑搭配了欢脱无序的爵士乐,相映成趣,充分把吉米荤素不忌的胃口和野心表现了出来。直到把手机送完,外面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心急的吉米靠着“特殊折扣”才把名片送到剩余人的手上——让大家知道“卖手机的索尔做律师了”只是第一步,他们不会轻易买账,好戏才刚开始。又是地方检察院普通的一天,苦逼比尔的食物又被机器卡住了……有网友在这儿找到了一个穿帮细节(对BCS剧组来说太难得了):按照设定,此时剧集中的时间是2004年,而上图包装袋上的logo是沃尔玛2008年才启用的。比尔接下去的经历就有点特别了,他遭遇了一次莫名其妙的“采访”——这不是吉米御用的“大学生三人组”吗?看那哥们摇晃的镜头,真是一点没进步……当然,三人组专业与否并不重要,他们只是借“对一个案子发表看法”为由,来为索尔·古德曼的闪亮登场预热罢了。找个由头向地检办公室开战,这个噱头足够了——比尔一脸不屑没关系,附近围观的路人被唬住就行了。吉米要推销自己,自吹自擂搞个大阵仗立“人设”是最速成的办法,果然,名片很快都发出去了……而且这次营销更有针对性,因为在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和官司有关系。这是吉米的第二步,等下一步他开始搞定案子时,第一步“广撒网”也会慢慢收到效果。与此同时,金正在为一个天真而愚蠢的客户犯头疼:这位有前科的波比,只要肯接受认罪协议,就能获得5个月监禁的从轻发落,可他推三阻四不肯接受,还觉得打官司能得到更好的结果。是啊,啥事不干、轻轻松松都能捞个半年不到的刑期,打官司的话兴许都不用坐牢了呢~波比有着毫无理由的乐观,妻子露易丝又没有主见……气得胸闷心悸的金,只觉得自己鸡同鸭讲、欲哭无泪。正巧吉米来了,听到金的困局后,吉米的劲头立刻上来了:看!这就是我所说的那种不知好歹的家伙,你好不容易开了扇窗,他就想开大门,你该把窗关上,看他怕不怕。吉米支的招很简单,两人熟悉的虚张声势那一套,简单做场戏即可,波比会乖乖上钩。然而,金不敢也不愿这么搞,在她看来,生活中偶尔做做骗子很有趣,但在工作中偷奸耍滑是万万不可的,这有悖于律师职业的基本操守和职业精神。在旁边没人的情况下,吉米可以毫不忌讳地把梅萨维德银行的隐秘说出口,金却对这个词眼视如蛇蝎——两人(表面上的)道德标准可见一斑。最有意思的地方来了:金在拒绝了吉米之后,最终还是采用了虚张声势的办法。结果,先前自己掏心掏肺、苦口婆心都说不动的波比,立马认怂——她只是把吉米的计划打了个折扣使出来,目的就轻松达成了。什么“我为你好、我求求你”都没意义,还不如一声惊吓有用,这种人就是吃硬不吃软……金的本质上是个正派人,她在正式工作中始终绷得很紧,这次耍诈令她感到了解脱,同时还有后怕:卑鄙但有效,有效但危险。最后一个镜头中,楼梯扶手将画面分成了两块,左侧牢牢压制着右侧,而右侧偏暖的橙色过渡到了偏冷的灰蓝色,似乎也预示着金“公正之心”的渐渐动摇……谁说只有吉米会“魔法”?金其实也会,只是她还不知该如何面对这股力量。PS:我是写完第一集剧评后再看第二集的,下集剧评,大家就再等两天吧。也欢迎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9-2022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