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电影《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

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6.9

类型:动作 科幻 冒险 美国 2018 

主演:阿尔登·埃伦瑞奇 艾米莉亚·克拉克 伍迪·哈里森 唐纳德·格洛弗 保罗 

导演:朗·霍华德 

卡顿或无法播放请切换线路

新被窝影院-播放來源

剧情简介

在《游侠索罗》中,影迷们将追随“千年隼号”及银河系中最受恋慕的“无赖”韩·索罗,迎来全新的银河系探险旅程。经过在暗中危险的罪犯地下社会中的重重冒险,韩·索罗遇见了他未来强盛的副驾驶丘巴卡、以及污名昭著的赌徒兰多·卡瑞辛,配合展开了一场星战传奇中最不“正统”的好汉过程。

影人简介   保罗·贝塔尼出生在一个表演世家,父亲和母亲都是演员,祖母和祖父也都是从事音乐或艺术行当,他走上演艺之路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虽然贝塔尼外型并不十分出

本文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游侠索罗》的原创载具和兵种第二部分是《游侠索罗》的彩蛋、致敬、渊源和梗的梳理。第三部分是对官方小说《汉·索罗三部曲》的概述以及小说和电影的比较。一、《游侠索罗》的原创载具和兵种与先前的《星球大战》电影一样,《游侠索罗》原创了一批载具和兵种,包括:A-A4B卡车陆行艇(A-A4B Truckspeeder)M-68陆行艇(M-68 landspeeder)全地形防御炮塔(All Terrain Defense Turret,简称AT-DT)20-T轨道履带式通运特快列车(20-T Railcrawler conveyex transport)Y-45装甲步行机运输船(Y-45 armored transport hauler)TIE/rb重型星际战斗机(TIE/rb heavy starfighter)巡逻冲锋队(Patrol stormtrooper)潮湿天气装备冲锋队(Wet-weather gear stormtrooper)游骑兵(Range Trooper)二、《游侠索罗》的彩蛋以及源自其它《星球大战》作品的元素《游侠索罗》提到或表现了大量源自其它《星球大战》作品的元素。有的很明显,比如汉、丘巴卡和兰多三位主角,银河帝国,义军,提列克人,大部分型号的机器人,帝国歼星舰等。有的则容易让人忽略,包括:科雷利亚作为汉·索罗的母星和“千年隼号”的建造地,早在1976年12月的第一本《星球大战》小说和1977年5月的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里,科雷利亚就已经被提及了。四十多年来,科雷利亚一直是《星球大战》衍生宇宙最常提及或最常表现的星球之一。比如,在2006年的游戏《战火中的帝国》(Empire at War)里,科雷利亚是少数拥有大型船坞的星球之一,而在2008年的游戏《原力释放》(The Force Unleashed)里,玩家更是见证了义军同盟在科雷利亚的诞生。不过,这些都是《星球大战》传说。而在《星球大战》正史中,科雷利亚的首次亮相是在小说《余波三部曲》(The Aftermath Trilogy)中。《游侠索罗》是四十多年来第一部表现科雷利亚风貌的影视作品,基本沿用了先前的设定,即科雷利亚是一颗造船星球,首都宝冠城(Coronet City)。 科舍尔(Kessel)早在1976年12月的第一本《星球大战》小说和1977年5月的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里,科舍尔就已经被提及了。四十多年来,科舍尔一直是《星球大战》衍生宇宙最常提及或最常表现的星球之一。科舍尔的全貌在《星球大战》正史和影视剧里的首次亮相发生在2014年的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第一季首播集《星星之火》(Spark of Rebellion)里。值得注意的是,科舍尔在传说和正史里的设定存在巨大的差异:在传说里,科舍尔是一颗不规则的小行星,本身几乎没有大气层,而是依靠地表的工厂源源不断地排放可呼吸气体来维持一个勉强宜居的环境。在科舍尔的地下有香料矿场,由帝国直接管辖。在正史里,科舍尔是一颗规则的球形行星,地表宜居,有完整的生态系统。香料矿场位于南半球,由派克人管理。北半球居住着以亚鲁巴王(King Yaruba)为首的科舍尔王室。无底洞(The Maw)在《游侠索罗》里,“无底洞”是阿卡德大漩涡(Akkadese Maelstrom)里最大的引力阱,一个由多个黑洞组成的黑洞团。无底洞最早出自1994年的小说《绝地学院三部曲》(The Jedi Academy Trilogy)。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导致科舍尔航线极其危险。2012年的小说《绝地的命运:天启》(Fate of the Jedi: Apocalypse)则进一步解释道,这个黑洞团是几万年前由克利克人(Killik)在“儿子”(Son)和“女儿”(Daughter)的指导下建造的,其目的在于封印古老而强大的黑暗面生物阿贝洛思(Abeloth)。当然,这些故事现在都是《星球大战》传说,不是正史。《游侠索罗》把无底洞黑洞团引入了正史。在无底洞附近的太空巨型章鱼状生物被称为苏马弗米诺思(summa verminoth)。值得注意的是,阿贝洛思的本体也是一个章鱼状生物。科舍尔航线早在1976年12月的第一本《星球大战》小说和1977年5月的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里,科舍尔航线就已经被提及了,即汉·索罗的经典台词“不到十二秒差距就跑完了科舍尔航线”(made the Kessel Run in less than twelve parsecs)。但对于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四十多年来,不同的衍生宇宙作品给出了两个不同版本的解释:《星球大战技术杂志》(Star Wars Technical Journal)认为,跑科舍尔航程的飞行员必须在以固定速度飞行的货船间放置走私的香料货物,因此在一次科舍尔航程中,上述货船跑的距离越短,该飞行员越值得夸口。《绝地学院三部曲》、《汉·索罗三部曲》等小说认为,走私船必须危险地掠过“无底洞”黑洞团的边缘,只有通过娴熟的驾驶技能和强大的引擎才能缩短原本至少要18秒差距的科舍尔航线。当然,上述两个版本都是传说。而作为正史作品,《游侠索罗》显然给出了第三个解释——这个解释更接近小说的版本。明坂(Mimban)行星明坂出自第一本《星球大战》衍生宇宙小说《心灵之眼的碎片》(Splinter of the Mind's Eye)——它出版于1978年2月。2008年10月,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一季第5集《新兵上阵》(Rookies)提到共和国大军的泥地奇兵(Mud-Jumpers)在明坂作战,把明坂引入了正史。但第一部表现明坂风貌的影视作品是《游侠索罗》。万多万多的全称是万多1号行星(Vandor-1)。这颗行星的名字最早出自2003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资料集《科洛桑与核心世界》(Coruscant and the Core Worlds),是科洛桑星系的第三颗行星。《游侠索罗》将它引入了正史。但根据正史参考书《游侠索罗官方指南》的描绘,这颗行星位于银河系的中环,不再位于核心世界的科洛桑星系。萨瓦林(Savareen) 行星萨瓦林最早出自1993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资料集《银河指南9:环区碎片》(Galaxy Guide 9: Fragments from the Rim)。2017年的参考书《最后的绝地:视觉图典》把它引入了正史。萨瓦林在正史和传说中的设定几乎一模一样,都以白兰地出名。 西克拉塔星团西克拉塔星团最早出自1995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补充资料集《银河指南12:异族人——敌与友》(Galaxy Guide 12: Aliens — Enemies and Allies)。2017年的小说《加入抵抗组织》(Join the Resistance)把它引入了正史。格利安塞尔姆(Glee Anselm)托拜厄斯·贝克特多次提到的“格利安塞尔姆”最早是为2002年的电影《克隆人的进攻》创作的行星 ,后来相关剧情被剪掉了。尽管如此,它还是被《克隆人的进攻》小说版和官方电影营销网站“全息网”(HoloNetNews.com)所提及。2009年10月,《克隆人战争》第二季第10集《原力的孩子》(Children of the Force)把它引入了正史。格利安塞尔姆是绝地大师基特·菲斯托(Kit Fisto)的母星。斯卡里夫(Scarif)汉、琦拉、贝克特、德赖登等人在讨论去哪里获取核芯素时一度提到“斯卡里夫”。这是为2016年的《侠盗一号》创作的行星。义军同盟的“侠盗一号”小队正是从那里偷窃到了帝国死星的设计图,为卢克·天行者在《新的希望》里摧毁死星打下坚实的基础。 费卢西亚(Felucia)兰多提到了“费卢西亚”。费卢西亚是为2005年的电影《西斯复仇》创作的行星,克隆人战争的战场之一。那里以光怪陆离的生态圈而闻名。 卡里达军校(Carida Academy)汉·索罗就读的帝国军校位于行星卡里达(Carida)。卡里达军校最早出自1994年的小说《绝地学院三部曲》(The Jedi Academy Trilogy)。在行星卡里达被超级武器“灭日者”(Sun Crusher)摧毁前,卡里达军校一直是《星球大战》衍生宇宙里最著名的军校,没有之一。2013年的《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13集《有进无退》(Point of No Return)把行星卡里达引入了正史;2015年的小说《前线:黄昏连》(Battlefront: Twilight Company)把卡里达军校引入了正史。 乌戈人(Ugor)汉·索罗和琦拉刚刚抵达太空港时,可以在人群中看到两个戴大白头盔的人。这是两个乌戈人(Ugor),最早出自1989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冒险故事《拾荒者搜猎》(Scavenger Hunt)。乌戈人是一个单细胞变形种族;一个乌戈人就是一个大细胞,而且能几乎任意改变自己的外形。《游侠索罗》将乌戈人引入了正史。克雷夫·邦巴萨(Crev Bombaasa)汉·索罗和琦拉在太空港里混入人群准备排队前,可以在一列人群中看到一个体形肥胖、油头粉面、穿大衣的人类男子。这个人叫克雷夫·邦巴萨(Crev Bombaasa),是一名运输大亨。他出自1995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补充资料集《黑暗斯特赖德战役》(The DarkStryder Campaign)。《游侠索罗》将克雷夫·邦巴萨引入了正史。桑希(Santhe)在无底洞附近,汉提到三年前带琦拉飙车的地方是桑希船厂。桑希家族出自1992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补充资料集《利亚纳任务》(Mission to Lianna)。这个发源于行星利亚纳的家族是银河系最大的军火商之一。2016年的参考书《政治宣传:银河系说服艺术史》(Propaganda: A History of Persuasive Art in the Galaxy)把桑希家族引入了正史。科雷利亚工程公司(Corellian Engineering Corporation)汉对兰多说自己的父亲曾在CEC的工厂工作。CEC是“科雷利亚工程公司”的缩写,其全名最早在1987年的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读物《星球大战资料集》(The Star Wars Sourcebook)里提及,2014年的《埃兹拉的賭博》(Ezra's Gamble)把这个名字引入了正史。科雷利亚工程公司是银河系三大造船厂之一,另外两大是夸特动力船坞(Kuat Drive Yards)和西纳舰队系统(Sienar Fleet Systems)。“千年隼号”、“幽灵号”、“坦蒂夫四号”等著名飞船都是科雷利亚工程公司的产品。 沼泽士兵(Swamp trooper)汉·索罗在明坂服役的兵种叫沼泽士兵,也叫泥地士兵(Mudtrooper)。这个兵种最早出自1992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资料集《迷雾行星》(Planet of the Mists)。《游侠索罗》把沼泽士兵引入了正史。按照《游侠索罗官方指南》的设定,驻扎在明坂的沼泽士兵隶属于第224帝国装甲师(224th Imperial Armored Division),由《克隆人战争》第一季第5集《新兵上阵》里提到的共和国第224部队改制而来。《兰多·卡瑞辛历险记》(The Lando Calrissian Adventures)《兰多·卡瑞辛历险记》出版于1983年,作者L. 尼尔·史密斯。本书由三册组成,讲述了兰多与机器人武菲·拉(Vuffi Raa)的三次奇妙冒险经历。虽然这套小说现在属于《星球大战》传说,但《游侠索罗》通过兰多的台词把小说里的三个关键元素引入了正史。1、星洞星云星洞星云,又称索恩博卡星云,最早出自《兰多·卡瑞辛与索恩博卡星洞》(Lando Calrissian and the Starcave of ThonBoka)。里面住着巨型智慧生物奥斯瓦夫特人(Oswaft)。他们长得像蝠鲼,体长达500到1000米,天生具备超空间航行能力。在星洞星云,兰多·卡瑞辛帮助奥斯瓦夫特人抵抗帝国的入侵。2、奥塞恩小行星带(Oseon asteroid belt)奥塞恩小行星带出自《兰多·卡瑞辛与奥塞恩火焰风》(Lando Calrissian and the Flamewind of Oseon)。当地的名字是以发现者加德弗里·奥塞恩(Gadfrey Oseon)命名的。奥塞恩星系是银河系的旅游胜地之一,住着很多有钱人。 3、沙鲁人沙鲁人出自《兰多·卡瑞辛与沙鲁人的心灵竖琴》(Lando Calrissian and the Mindharp of Sharu)。沙鲁人在几万年前就已经发展为一个高度发达的古文明,但因为遭遇了更强大的异族文明而故意隐藏自己的城市、科技甚至智慧。后来,兰多·卡瑞辛发现了他们的历史记录和心灵竖琴。而拉法星系(Rafa system)的达特斯·梅尔总督(Governor Duttes Mer)无意中启动了这把竖琴后,整个沙鲁文明重现天日。这件事一度轰动全银河。派克人在科舍尔上管理香料矿场的是派克人奎·托尔赛特(Quay Tolsite)。派克人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五季,是乔治·卢卡斯开发的种族之一。他们的派克辛迪加(Pyke Syndicate)是摩尔领导的黑帮组织暗影集团(Shadow Collective)的一部分。吉戈人(Gigoran)“千年隼号”船员逃离科舍尔期间,可以在人群中看到一个吉戈人的背影。高大的吉戈人发源于行星吉戈(Gigor)。在外星球活动时,他们的嘴上一般会戴一个翻译器。吉戈人出自1994年11月的《星球大战冒险杂志》(Star Wars Adventure Journal)第4期。2016年的《侠盗一号》把吉戈人引入了正史。 迈诺克(Mynock)里奥提到了“迈诺克”。迈诺克出自1980年的《帝国反击战》。当时在太空蛞蝓的嘴里,迈诺克的突然出现吓坏了莱娅公主。迈诺克是一种生活在太空里的硅基动物,以星际飞船的动力为食。 班萨(Bantha)汉和兰多第一次赌博时提到了“班萨”。班萨出自1976年12月的第一本《星球大战》小说和1977年5月的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班萨原产于行星塔图因,但在全银河系都有养殖。班萨浑身都是宝:本身可以当役畜、肉可以吃、奶可以喝、皮毛可以做衣服、粪便可以做燃料。 卡希克(Kashyyyk)与穆夫牛挤奶工(Moof milker)汉在明坂的地牢里第一次见到丘巴卡时,骂他是来自卡希克的穆夫牛挤奶工。卡希克是丘巴卡的母星,最早出自1978年的电视电影《星球大战假日特集》,并在2005年的电影《西斯复仇》中出镜,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出现的星球之一。“穆夫牛”最早出自1999年的漫画《共和国》的第一个故事单元,是行星瑟里亚(Cerea)的一种役畜,但“穆夫牛挤奶工”作为一句汉的粗话脏话则最早出自2015年的电影《原力觉醒》。云骑士(Cloud-Riders)恩菲斯·内斯特(Enfys Nest)的帮派叫“云骑士”。这个组织出自1977年到1978年出版的漫威《星球大战》漫画第8~10期。《游侠索罗》把他们引入了正史。但漫画里的云骑士与义军没什么关系,是纯粹的匪帮。在《游侠索罗》里,云骑士骑的飞梭摩托之一叫“阿罗根图斯-X天刃-221飞梭摩托”(Arrogantus-X Skyblade-221 swoop bike):这个名字显然是以漫画里云骑士的领导人命名的——他叫塞尔吉-X·阿罗根图斯(Serji-X Arrogantus)。罗迪亚人(Rodian)在云骑士里,有一名成员是罗迪亚人。这个种族出自1976年12月的第一本《星球大战》小说和1977年5月的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被汉射杀的赏金猎人格里多就是罗迪亚人。四十多年来,罗迪亚人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异族人之一。他们发源于行星罗迪亚(Rodia),几乎在银河系各个角落都能看到他们。萨巴特人(Sabat)在云骑士里,有一名成员是萨巴特人。这个种族出自2016年2月的《星球大战》正史漫画《欧比-旺与阿纳金》(Obi-Wan & Anakin)第2集。萨巴克(Sabacc)萨巴克最早在1980年的《帝国反击战》小说版里被提及,但电影正片没有提到它。1989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冒险书《云城危机》(Crisis on Cloud City)确定了萨巴克牌的规则。2014年的小说《新的黎明》(A New Dawn)把萨巴克牌引入了正史。德贾里克棋(Dejarik)原来有十枚棋子!德贾里克棋最早出现在1977年的《新的希望》里,当时丘巴卡正和机器人对弈,棋盘上有八枚棋子。它们对应的名称如下:四十年来,《星球大战》影迷们一直只知道德贾里克棋有八枚棋子,但《游侠索罗》更新了这个设定——原来德贾里克棋可以有十枚棋子:如上图所示,前八枚棋子与《新的希望》里的八枚棋子一一对应,但9号红色棋子和10号绿色棋子是此前从未见过的。那么这两枚棋子为什么会没有出现在《新的希望》里呢?其实下一个镜头就有解释了。愤怒的丘巴卡用手臂重重地扫过棋盘,导致这两枚棋子损坏。首先是10号绿色棋子在一闪后消失:然后是9号红色棋子的全息图像横向扭曲后消失:这两枚棋子消失时,它们在棋盘侧面对应的按钮也在一闪过后变暗。所以,这两枚棋子其实是被丘巴卡弄坏的。而在现实世界,德贾里克棋的设计者菲尔·蒂皮特(Phil Tippett)和乔恩·伯格(Jon Berg)曾透露,他们在四十年前确实设计了八枚以上的棋子,但乔治·卢卡斯只用了其中八枚,因为他觉得够用了。这次,《游侠索罗》剧组重新启用了当年没用的两枚棋子,它们的概念模型如下:目前这两枚棋子的名字尚未被公布。博斯克(Bossk)博斯克最早出自1980年的《帝国反击战》和1983年的《绝地归来》。他的种族是特兰多沙人(Trandoshan);他的职业是赏金猎人。三十多年来,从传说到正史,他一直是《星球大战》小说、漫画、游戏、动画连续剧等各类作品里的常客。在2014年出版的正史小说《埃兹拉的赌博》(Ezra's Gamble)里,他甚至在洛塔(Lothal)与埃兹拉合作,一同扳倒了一名腐败的帝国官员。 扎恩人(Xan)与博斯克一同被提到的还有“扎恩姐妹”。扎恩人出自1992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资料集《银河系的行星,第二卷》(Planets of the Galaxy, Volume Two),是一个体型瘦小的种族。2015年的小说《余波》把扎恩人引入了正史。奥拉·辛(Aurra Sing)兰多提到托拜厄斯·贝克特杀掉了奥拉·辛。奥拉·辛最早出自1999年的电影《幽灵的威胁》1小时01分10秒~12秒(以蓝光版为准),是一名在塔图因观看飞梭车赛的无名观众。虽然只出镜了两秒,而且没有台词,但这个角色在影迷中广受欢迎。于是,她成为《星球大战》小说、漫画、游戏、动画连续剧等各类作品里的常客。她是人类和不明异族的混血儿,著名赏金猎人之一。在2006年出版的小说《原力传承:风暴》(Legacy of the Force: Tempest)里,至少91岁高龄的她依然在当刺客。不过,这本小说现在属于《星球大战》传说,不是正史。摩尔(Maul)摩尔的出现是《游侠索罗》的最大惊喜之一。20年前,摩尔在《幽灵的威胁》里的惊艳亮相让全球影迷叹为观止。他是达斯·西迪厄斯(希夫·帕尔帕廷)的第一个徒弟,千年来绝地认识的第一位西斯尊主。在纳布军民反抗贸易联盟入侵期间,他以炫丽的光剑技法刺死了绝地大师奎-冈·金。作为《幽灵的威胁》里的主要反派,他在影片最后被欧比-旺·克诺比腰斩,落入万丈深渊。然而,他并没有死。2011年,他拖着半截身体在正史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三季里强势回归。随后,他的母亲塔尔津(Talzin)为他装上了机械双腿。从此,摩尔便作为第三方势力参与克隆人战争,组织暗影集团(Shadow Collective),纠集银河系的黑帮同时对抗共和国与西斯。派克辛迪加、黑日、曼达洛超级突击队(Mandalorian super commando)等都曾是暗影集团的一部分。摩尔一度成为曼达洛的统治者,亲手杀死了欧比-旺·克诺比的前女友——曼达洛人的莎廷·克里兹女公爵(Duchess Satine Kryze)。《游侠索罗》之后,摩尔显然又成了孤家寡人。因此他在正史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里企图收埃兹拉为徒。不过,在2017年的《义军崛起》第三季第20集,摩尔在塔图因再次遇到欧比-旺·克诺比。这一次,欧比-旺终于把摩尔劈死了——因为他是竖着劈的。 在《游侠索罗》里,摩尔的那把光剑似乎就是《义军崛起》里那把。摩尔亮相时响起的背景音乐就是《命运决战曲》(Duel of the Fates),即他在《幽灵的威胁》里与奎-冈·金决斗时的背景音乐。摩尔所在行星达索米尔(Dathomir)就是他的母星,最早出自1994年的小说《向莱娅公主求婚》,是《星球大战》衍生宇宙最常提及的星球之一,2011年被《克隆人战争》第三季第12集《暗夜姐妹》(Nightsisters)引入正史。《游侠索罗》里的摩尔和《幽灵的威胁》里的摩尔都由雷·帕克(Ray Park)饰演。但《游侠索罗》里为摩尔配音的不是雷·帕克,而是萨姆·威特沃(Sam Witwer)。萨姆·威特沃先前为《克隆人战争》和《义军崛起》里的摩尔配音,还在《原力释放》系列游戏里扮演了主角“弑星者”盖伦·马雷克。威泽尔(Weazel)除了摩尔,另一位来自《幽灵的威胁》的老角色是韦泽尔。在《幽灵的威胁》里,他是飞梭车赛包厢里的观众之一,就坐在沃图(Watto)的边上,时不时地会与沃图交流。二十年后,到了《游侠索罗》的时代,他成了恩菲斯·内斯特手下的一名云骑士。韦泽尔的扮演者始终是著名的《星球大战》演员沃里克·戴维斯(Warwick Davis)。这是沃里克·戴维斯时隔三十年后再次参演一部由罗恩·霍华德执导的卢卡斯影业的电影。上一次是1988年的奇幻片《威洛》(Willow)。“管子”(Tubes)按照《游侠索罗官方指南》的设定,在恩菲斯·内斯特手下有一名神秘的狙击手是托格纳人(Tognath),绰号“管子”。他的装束和绰号都非常像《侠盗一号》里的“双管”本西克(Benthic "Two Tubes")。托格纳人是为2016年的《侠盗一号》创作的种族,来自行星亚尔托格纳(Yar Togna)。在外星球,他们一般都戴着双管呼吸面罩以处理对托格纳人而言有毒的氧气。亚尔托格纳被帝国征服和占领后,托格纳人纷纷作为难民出逃。里奥·杜兰特(Rio Durant)长着四条手臂的里奥·杜兰特是阿登尼亚人(Ardennian)。为他配音的是著名电影人乔恩·法夫罗(Jon Favreau)。 乔恩·法夫罗先前在《克隆人战争》中为超凡维兹拉(Pre Vizsla)配音;《星球大战》官方网站已经宣布,乔恩·法夫罗是未来《星球大战》真人电视剧的执行制片人兼编剧。腊拉基利(Ralakili)与L3-37发生冲突的那个人叫腊拉基利。他由《游侠索罗》导演罗恩·霍华德的弟弟克林特·霍华德(Clint Howard)客串。塔姆·波斯拉(Tam Posla)汉·索罗与兰多·卡瑞辛第一次在萨巴克赌桌上斗嘴时,可以看见塔姆·波斯拉站在汉的背后。塔姆·波斯拉是为2016年的《侠盗一号》创作的人物,出现在了《侠盗一号》的第二段预告片里,但并没有在《侠盗一号》正片里出现。他是一个来自米尔韦恩(Milvayne)的警察。他后来的故事记载在正史漫画《阿芙拉博士》(Doctor Aphra)里。原来他是一个半机器人,全身大部分肢体和器官都被替换成了机器。他还是一个同性恋,与凯辛·博格(Caysin Bog)是情侣。凯辛·博格就是上面《侠盗一号》正式预告片截图左边的那个无头人。 无颅骨人(Decraniated)在德赖登·沃斯的飞船上,可以看见“无颅骨人”服务员。他们最早出现在2016年《侠盗一号》里的杰达街头,大都是被非法切除大脑的伤员或残疾人。他们的大脑被替换成了机器,导致他们成为没有思想的、任人摆布的半机器人。曼达洛盔甲(Mandalorian Armor)德赖登·沃斯有一套曼达洛人的盔甲。《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里的詹戈·费特和《星球大战》正传三部曲里的波巴·费特就穿着曼达洛人的盔甲。四十多年来,在大多数《星球大战》作品里都能看到曼达洛人的影子;曼达洛人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群体之一。曼达洛人主要生活在曼达洛星区(Mandalore sector),有着尚武的传统,对银河系的历史发展有深远的影响。西斯全息记录仪(Sith holocron)按照《游侠索罗官方指南》的设定,德赖登·沃斯收藏着一个改造过的西斯全息记录仪。他打算把这个西斯全息记录仪送给合适的资助者。西斯全息记录仪出自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经典漫画《绝地传奇》(Tales of the Jedi)。《义军崛起》将其引入了正史。 迈塔格水晶(Mytag crystal)头骨按照《游侠索罗官方指南》的设定,德赖登·沃斯收藏着一个暴君希姆(Xim the Despot)迈塔格水晶头骨。暴君希姆和迈塔格水晶头骨出自1980年的小说《汉·索罗与失落的遗产》(Han Solo and the Lost Legacy),现在都已被引入正史。暴君希姆是旧共和国建立前的一位史前征服者。 “舞蹈女神”(Dacing Goddess)按照《游侠索罗官方指南》的设定,德赖登·沃斯收藏着“舞蹈女神”。“舞蹈女神”最早出自上世纪80年代的漫威《星球大战》漫画第79、85和99集,是一台被称为“女神屋”(House of the Goddess)的“技术有机机器”的重要部件之一。“女神屋”位于行星戈多(Godo)。它不仅是戈多人的信仰核心,更抑制着当地的一种病毒。一旦“舞蹈女神”被移走,“女神屋”将停止运转,戈多就会爆发瘟疫,威胁戈多人的生命。西佐王子、兰多·卡瑞辛等人都曾拥有过“舞蹈女神”。当然,上述故事现在都属于《星球大战》传说。《游侠索罗》及其配套《官方指南》把“舞蹈女神”引入了正史。 经典台词“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是《星球大战》第二著名的台词,仅次于“愿原力与你同在。”这句几乎在每一部《星球大战》电影里都会出现。但从《最后的绝地》开始,这句台词的出现方式变了。在《最后的绝地》里,机器人BB-8用二进制语说了这句话;在《游侠索罗》里,“bad”变成了“good”。“Punch it!”也是《星球大战》经典台词。汉·索罗在加速“千年隼号”时都会喊这句。另外,卡西安·安多在《侠盗一号》里加速U翼、波·达默龙和康尼克斯中尉在《最后的绝地》里加速X翼和U-55轨道起重船时,都喊过“Punch it!”兰多对汉说:“我恨你(I hate you)!”汉回答:“我知道(I know)。”这段对话显然是向《帝国反击战》里莱娅对汉的表白致敬。当时汉即将被碳凝,莱娅说:“我爱你(I love you)!”汉回答:“我知道(I know)。”L3-37向兰多·卡瑞辛抱怨说:“They don't even serve our kind here.”这句话显然是向《新的希望》里的一句经典台词致敬。当时C-3PO和R2-D2跟随卢克·天行者走进莫斯艾斯利小酒馆,结果酒保伍尔(Wuher)说:“We don't serve their kind here.”暗示他对机器人的歧视。丘巴卡的年龄2003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补充资料集《终极异族人集》(Ultimate Alien Anthology)里,伍基人的生命周期大致如下:12岁到18岁,少年期;18岁到300岁,青年期;300岁到350岁,中年期;350岁以上,老年期。所以,190多岁的丘巴卡依然是年轻人。汉的姓在《游侠索罗》里,汉的姓“索罗”是帝国征兵官德罗德·蒙布林(Drawd Munbrin)随便取的。但在《星球大战》传说里,汉很有可能是科雷利亚落魄的皇室后裔。按照1994年的小说《向莱娅公主求婚》(The Courtship of Princess Leia)的记载,整个科雷利亚星区曾经由科雷利亚帝国统治。银河帝国成立前293年,科雷利亚帝国国王贝雷思龙·伊·索罗(Berethron e Solo)实行了民主改革,终结了科雷利亚星区的绝对君主制。汉·索罗很有可能就是贝雷思龙的后裔,但到汉·索罗这一代,索罗家族早就没有了贵族特权,沦落为底层平民。当然,这些都不是正史。在《星球大战》正史里,汉的姓氏来源以《游侠索罗》为准。 DL-44重型爆能手枪托拜厄斯·贝克特扔给汉的那把DL-44重型爆能手枪后来被汉用了一辈子,在电影正传三部曲和《原力觉醒》里都出现了。汉·索罗的骰子汉·索罗的骰子先前出现在《新的希望》54分55秒~58秒(以蓝光版为准)和《最后的绝地》。“千年隼号”的头部在先前的《星球大战》电影里,“千年隼号”的头部都是分叉的结构。在《游侠索罗》中,我们知道在分叉结构的前部原来有一个可分离的逃生舱。而根据2011年的参考书《千年隼号完全图解》(Millennium Falcon Owner's Workshop Manual)的设定,这种YT-1300轻型货船的前部分叉结构中间可以对接一艘货物装卸外用机动艇(Freight-loading external rover,简称F-LER)。肯纳曾计划发售F-LER的玩具:后来肯纳取消了这款玩具。不管是这本参考书还是这款未发售的玩具,现在都是传说,不是正史。在正史里,“千年隼号”的头部设定以《游侠索罗》为准。科雷利亚VCX-100汉初识兰多时,谎称自己有一艘“科雷利亚VCX-100飞船”可以作为赌注。在2014年开播的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里,主角团队乘坐的“幽灵号”(Ghost)就是一艘VCX-100轻型货船。 AV-21汉提到自己小时候偷窃过AV-21。AV-21最早出自2003年开服、2011年关服的《星球大战》网游《星系》(Galaxies),是一种昂贵的高性能陆行艇。《游侠索罗》把AV-21陆行艇引入了正史。 T-15在明坂的战壕里,帝国士兵在闲聊时提到T-15。而在2016年的《侠盗一号》里,也有两名帝国冲锋队员在斯卡里夫闲聊时提到T-15。目前尚不清楚电影里的T-15到底是什么东西。“塔姆特尔·斯克里奇(Tamtel Skreej)的盔甲”托拜厄斯·贝克特抵达科舍尔时,穿的盔甲与兰多在《绝地归来》里营救汉·索罗时的盔甲几乎一模一样。当时,兰多以“塔姆特尔·斯克里奇”的假名潜伏在赫特人贾巴的宫殿里。 抑制螺栓(restraining bolt)在科舍尔的香料矿里,L3-37撬掉了机器人身上的抑制螺栓才解放机器人。抑制螺栓出自1976年12月的第一本《星球大战》小说和1977年5月的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是一种确保机器人服从的设备,在《星球大战》作品里非常常见。塔克(Tak)在科舍尔香料矿暴动场景里,丘巴卡和伍基人奴隶“萨格瓦”(Sagwa)碰头道别时,镜头切换至一个人类奴隶在大喊: “Sagwa! This way!”这个人类奴隶叫“塔克”,由安东尼·丹尼尔斯(Anthony Daniels)饰演。安东尼·丹尼尔斯是目前唯一一位参演了所有《星球大战》电影的演员。他在先前的《星球大战》电影里饰演机器人C-3PO。《游侠索罗》是第一部没有C-3PO和R2-D2出镜的《星球大战》电影,但安东尼·丹尼尔斯依然亮相了。另一方面,“塔克”这个角色本身是以传奇电影人藤本隆(Takashi Fujimoto)命名的。藤本隆是《沉默的羔羊》的电影摄影师,在1977年的第一部《星球大战》剧组里担任第二摄制组摄影师。 汉与兰多的拥抱第二次打牌前,汉与兰多的拥抱方式跟《帝国反击战》里汉与兰多在贝斯平云城的拥抱方式简直一模一样。兰多是如何把“千年隼号”输给汉的在1980年的《帝国反击战》里,汉提到他光明正大地从兰多手里赢得了“千年隼号”。在1998年的小说《义军黎明》(Rebel Dawn)里,这场萨巴克牌赛发生在贝斯平的云城。不过这是传说,已经不是正史了。铁手功 琦拉练的“铁手功”最早出自1996年的《帝国阴影》小说,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徒手格斗技艺。1997年,卢卡斯艺界甚至在PlayStation平台发行了一款《星球大战》格斗游戏,就叫《铁手功大师》(Masters of Teräs Käsi)。2015年的手机游戏《起义》(Uprising)把铁手功引入了正史。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的正史参考书《最后的绝地:视觉图典》提到,铁手功是斯努克的精锐近卫队练习的武术之一。科洛爪鱼(Colo claw fish)德赖登·沃斯提出请汉吃“科洛爪鱼”。科洛爪鱼最早出自1999年的《幽灵的威胁》。当时奎-冈·金、欧比-旺·克诺比和加·加·宾克斯正乘坐一艘冈根人的邦戈潜艇(bongo sub)在纳布的水下穿行,在那一幕经典的“大鱼吃小鱼”片段中,科洛爪鱼就是攻击他们的水下生物之一。梵弦琴(Valachord)托拜厄斯·贝克特提到他想学“梵弦琴”。梵弦琴出自正史小说《余波三部曲》。《原力觉醒》里的“响指”韦克斯利(Snap Wexley)就很擅长弹奏这种乐器。“汉先开了枪!”(Han Shot First!)汉没等托拜厄斯·贝克特把话说完就开枪射杀了他。这一幕呼应了汉在《新的希望》里开枪射杀了格里多(Greedo)。这是一个有着二十多年历史的经典老梗。简单来说,1977年的《新的希望》里,汉·索罗直接开枪把格里多杀死了,但在1997年的《新的希望》特别版里,乔治·卢卡斯把这一幕改成格里多先开枪,但射偏了,然后汉·索罗反击,打死了格里多。(当时出版的配套小说和漫画对这一幕都模糊处理,因此受影响的只有电影。)这一修改被很多忠于原版的星战迷诟病:1、原版更能突显汉·索罗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特别版把汉·索罗改成一个自卫反击的英雄实在没必要。2、格里多又不是帝国冲锋队,在这么近的距离,他不可能射偏。为了平息民愤,在2004年的DVD版里,乔治·卢卡斯把这一幕改成了汉·索罗和格里多同时开枪,只不过格里多略微射早了零点几秒而已。这样就能说明汉·索洛确实早起杀意。至于格里多为什么会近距离射偏,有一种解释认为格里多当时本不想开枪,而是他的枪走火了。从此以后,“汉先开了枪!”(Han Shot First!)就成为在《星球大战》影迷和主创人员中间广为流传的经典老梗,出现在不计其数的作品和活动中。甚至连乔治·卢卡斯本人都会穿印有这句话的衣服自嘲:另外,“Han Shot First”这句话本身的直接出处是1979年4月出版的《星球大战》衍生宇宙小说《汉·索罗在星海尽头》(Han Solo at Stars' End)。在小说里,汉·索罗有句经典台词:“I happen to like to shoot first, Rekkon. As opposed to shooting second.”《银河边缘》(Galaxy's Edge)《银河边缘》是迪士尼正在建设的《星球大战》主题公园,将从2019年开始陆续在美国和法国的三个迪士尼乐园里开园。《游侠索罗》提到了两个与《银河边缘》相关的彩蛋:1、黑峰站(Black Spire Outpost)L3-37向兰多提到了“黑峰站”。黑峰站是外环行星巴图的一个哨站。巴图曾是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然而,随着超空间旅行的兴起,巴图掉队了,它的声望逐渐被更热门贸易航路上的行星所超越。今天,巴图的黑峰站吸引着那些更喜欢远离主流社会的人,成为一个繁忙的港口,充斥着走私者、流浪行商和在边疆与未勘测空域间往来的探险家。2、多克-昂达(Dok-Ondar)琦拉提到“多克-昂达”在德赖登·沃斯的游艇上。多克-昂达是一个伊索人(Ithorian)收藏家,专门收藏各类宝藏。动力机器人(Power droid)动力机器人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机器人之一,早在1976年12月的第一本《星球大战》小说和1977年5月的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里就出现了。在先前的作品里,动力机器人都是人畜无害的移动充电器,这次在《游侠索罗》里,一个叫WG-22的动力机器人被改造成了具有破坏力的角斗士! 科雷利亚街头的流浪儿在《游侠索罗》开头,毗羲夫人(Lady Proxima)招募了很多科雷利亚街头的流浪儿行窃,汉就是其中之一。这个设定显然源自1997年的小说《天堂陷阱》(The Paradise Snare)。在这本《星球大战》衍生宇宙小说里,一个叫加里斯·施赖克(Garris Shrike)的海盗也在科雷利亚街头招募流浪儿行窃,汉·索罗也是其中之一。当然,《天堂陷阱》显然属于《星球大战》传说,不是正史。在正史里,汉的早年经历以《游侠索罗》为准。 用热能榴弹恐吓黑帮在《游侠索罗》开头,汉用一颗热能榴弹恐吓毗羲夫人。这一招后来莱娅公主也用了。在1983年的《绝地归来》中,伪装成赏金猎人博什的莱娅公主也用一颗热能榴弹恐吓赫特人贾巴。丘巴卡“手撕鬼子”在《新的希望》中,汉提到丘巴卡在发怒时会扯掉别人的胳膊。其实,在《原力觉醒》里,本来就有丘巴卡在玛兹的城堡里扯掉昂卡·普拉特胳臂的镜头,但这段被剪掉了,没有进入正片。这次,在《游侠索罗》里,丘巴卡终于不负众望地在电梯里扯掉了一名科舍尔香料矿卫兵的胳膊。塔图因与赫特人在《游侠索罗》的最后,汉提到要去塔图因为大老板服务。这显然指的就是赫特人贾巴——他是琦拉提到的“赫特卡特尔”(Hutt Cartel)的最高领导人 ,呼应了《新的希望》里汉与丘巴卡一开始的境遇。正是日后在塔图因的经历改变了汉的一生,让他逐渐成长为推翻银河帝国的起义军大英雄之一。二、《汉·索罗三部曲》小说概述《汉·索罗三部曲》由卢卡斯影业授权矮脚鸡图书出版于1997年和1998年,作者是已故科幻作家安·卡萝尔·克里斯平。在2014年4月《星球大战》新正史建立前,这套小说被认为是介绍汉·索罗在正传三部曲电影之前生平的最重要作品。现在,这套小说属于《星球大战》传说。从某种意义上,它可以被认为是《游侠索罗》的“原著”或主要创作灵感来源。 《天堂陷阱》野蛮的海盗加里斯·施赖克严格管理着他的飞船“行商之幸号”。在他的非法勾当中,有一项就是招募街头流浪儿,让他们为他乞讨和偷窃。9岁的汉·索罗就是这样被他第一次带上“行商之幸号”的。后来,汉表现出了其它才能,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鲁莽而娴熟地驾驶飞梭摩托。在“行商之幸号”上,汉主要是被伍基人厨师杜兰娜带大的。她让汉感受到了温暖,还教会了他伍基人的语言。汉19岁那年,杜兰娜为了保护他免受施赖克的伤害而牺牲。这迫使汉逃离了“行商之幸号”。他偷偷溜上氧气勉强够用的自动货船“伊莱西亚梦号”,健康完好地来到热带行星伊莱西亚。伊莱西亚是一个由特兰达蒂尔人祭司掌管的宗教圣所。全银河系的朝圣者来这里体验“狂喜”——一种由亚音速和声唤起的愉悦状态,这种和声正是由特兰达蒂尔人吟唱。其实,特兰达蒂尔人的和声很像一种致幻剂,而这种宗教是邪教。上瘾的信徒被迫在香料加工厂里做苦工,为赫特人的贝萨迪氏族创造利润。汉·索罗见证了香料加工厂苦工沉迷于“狂喜”。汉的驾驶技能令特兰达蒂尔人高级祭司特伦扎十分满意,因此他被特兰达蒂尔人雇佣为香料货船驾驶员。汉不愿透露真名,遂化名“维克·德拉戈”。在周游伊莱西亚各殖民地的过程中,汉迷上了“朝圣者921号”——她原名布里娅·撒伦,也来自科雷利亚,后来沉迷于“狂喜”。汉试图向她证明“狂喜”只是一场骗局。布里娅虽然愿意相信汉的话,但无法戒掉“狂喜”的瘾。汉利用他在特伦扎组织里的影响,把布里娅从较为难受的工作转为档案馆员,专门管理特兰达蒂尔人的大量艺术和古玩收藏品。汉意识到他爱上了布里娅,想和她一起逃离伊莱西亚。汉洗劫了特伦扎的财宝,还在香料加工厂里纵火转移别人的注意力,从而趁乱与布里娅偷走特伦扎的星际飞船“护身符号”逃跑。卖掉特伦扎的财物后,汉和布里娅发了笔财。他们希望以此一起开始新的生活。汉来到科洛桑,报名加入帝国军校,回到住处后却心碎地发现布里娅留给他一张纸条。原来,布里娅一直无法摆脱“狂喜”的瘾,被迫离开了他。祸不单行,汉还遭到宿敌的伏击——复仇心切的加里斯·施赖克对汉大打出手,差点打败他。结果这名老海盗却被一名追捕汉的赏金猎人杀死。这名赏金猎人又反过来被汉杀死。汉给这具匿名的尸体穿上自己的衣服,赋予“维克·德拉戈”的假身份,还烧毁了他的脸。从此,他恢复汉·索罗之名,身份是帝国军校学员。《赫特人开局》23岁时,汉·索罗以优异的成绩从卡里达的帝国军校毕业,获得中尉军衔。一年后,他为了解救一个叫丘巴卡的伍基人奴隶而击晕帝国军官普特·奈克拉斯。汉从普特·奈克拉斯手里解救了丘巴卡。汉虽然被赶出了帝国军队,但从此获得了追随他一生的朋友——因为丘巴卡欠了汉的“生命债”。在军校老同学马科·斯平斯的帮助下,汉在走私圈声名鹊起,人人都知道他是无与伦比的飞行员。多次以极短的距离飞跃科舍尔航线后,汉引起了赫特人贾巴的注意。从伊莱西亚逃跑导致汉的头上依然有巨额赏金,因此他被赏金猎人波巴·费特盯上了。费特向汉射了一支毒镖,暂时麻痹了他。但一名年轻的赌徒救了这名走私者。他就是兰多·卡瑞辛。兰多用同一支毒镖对付费特,反败为胜。汉与兰多都不是残忍的杀手,所以没有杀死毫无反抗能力的费特,而是饶了他一命。兰多想雇佣最优秀的飞行员。他自己也想成为一名飞行员。于是,他送给汉一艘新飞船,换取汉教自己开飞船。汉把这艘新飞船命名为“布里娅号”。无法无天的赫特空间日益成为帝国安全与秩序上的污点。多年来,星区总督萨恩·希尔德收受赫特人的贿赂,对触目惊心的贪赃枉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皇帝亲自要求他进行内部整顿后,他计划背叛金主,对臭名昭著的“走私者之月”纳沙达实施严打。赫特人急于阻止任何影响他们生意的帝国行动,遂派了一名人类使者去科洛桑会见希尔德。这名使者就是26岁的汉·索罗。汉震惊地发现他的前女友布里娅·撒伦现在似乎是希尔德总督的情妇。这一变故使汉心烦意乱,没能劝阻希尔德。但汉了解到温斯特尔·格里兰克斯将军将指挥帝国特遣队进攻纳沙达。于是,赫特人转而贿赂格里兰克斯将军,让他泄露进攻计划,从而使赫特人能组织走私者舰队实施有针对性的防御策略。汉的“布里娅号”和兰多的“千年隼号”都作为走私者舰队的一部分参加了这场战斗。帝国战败后,希尔德总督自杀,汉见证了格里兰克斯将军被达斯·维达掐死。《义军黎明》当汉·索罗还在证明自己是无与伦比的飞行员兼走私者时,布里娅为建立早期义军基层组织作出了卓越贡献。在云城,她与奥德朗抵抗运动领袖会晤,敦促他们成立义军同盟。她还与卡希克的伍基人地下组织会面。她甚至领导了几次对伊莱西亚奴隶营地的进攻,尽管她依然在克服“狂喜”瘾导致的精神伤害。汉·索罗从兰多·卡瑞辛手里赢得“千年隼号”。汉在此期间经历了很多事。27岁时,在激烈的云城萨巴克巡回赛中,他从兰多·卡瑞辛手里赢得了“千年隼号”。随后,他们赶往卡希克,汉惊讶地获悉198岁的丘巴卡居然与一名叫马拉托巴克的伍基人女子结婚了。另外,他们的雇主赫特人贾巴在黑社会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初创的起义运动需要资金来维持运营。布里娅决定求助于赫特人的德西利吉克氏族,让他们资助起义者打击敌对的贝萨迪氏族在伊莱西亚的生意。在开往纳沙达的星际航班“帝国女王号”上,布里娅遇到兰多·卡瑞辛,发现他是汉的朋友之一。还没等她向兰多询问汉的近况,波巴·费特就出现俘虏了他俩。幸亏兰多的前女友德雷娅·伦塔尔带着一群海盗登船,布里娅和兰多才逃过一劫。布里娅钦佩这群黑道人士的足智多谋,意识到在打击帝国和伊莱西亚的行动中,他们能发挥很大的作用。布里娅·撒伦布里娅找到十年前的恋人、现已29岁的汉,请求他招募走私者参加她的任务。布里娅承诺,事成之后会给走私者们丰厚的报酬。汉随即把兰多劝诱进任务。在短暂的团聚中,汉与布里娅爱火重燃,如胶似漆。不料,伊莱西亚的邪教被铲平后,义军没收了全部战利品,因为他们正准备对帝国发动一场大型军事行动,急需资金。一无所获的兰多和其他走私者觉得汉骗了他们,与汉大吵一架后不欢而散。而汉也觉得布里娅背叛了他。汉·索罗投弃贾巴的货物。挣钱心切的汉为贾巴接了一个飞跃科舍尔航线的危险运输任务。结果,意外出现的帝国巡逻队迫使汉投弃了他的货物。这导致他欠了贾巴一大笔钱。尽管如此,汉和丘巴卡还是在这次任务中创造了在12秒差距内完成科舍尔航线的记录。与此同时,布里娅和她的血手中队截获了送往托普拉瓦的死星图表。然后,他们将这份设计图发送给奥德朗领事船“坦蒂夫四号”上的莱娅·奥加纳公主。帝国军队包围了布里娅和她手下的义军间谍。布里娅知道被俘后一定会遭到严刑拷打,于是在帝国军抓住她之前服毒自尽。在莫斯艾斯利小酒馆遇到欧比-旺·克诺比和卢克·天行者的前一天,汉得悉了布里娅的死讯。令人意外的是,居然是波巴·费特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 比较电影《游侠索罗》和小说《汉·索罗三部曲》作为汉的老板兼导师,小说里的加里斯·施赖克显然被拆分成了电影里的毗羲夫人和托拜厄斯·贝克特两个角色。毗羲夫人像加里斯·施赖克一样,收养流浪儿,让他们去街头行窃。当然,加里斯·施赖克是遨游太空的人类,而毗羲夫人是躲在地下的格林达利德人(Grindalid)。托拜厄斯·贝克特则像加里斯·施赖克一样,让汉·索罗看到了黑道的残酷,最后被汉·索罗亲手杀死。小说里的布里娅·撒伦被拆分成了最近两部《星球大战》外传电影里的两位女主角,即琴·厄索和琦拉。琴·厄索像布里娅·撒伦一样把死星设计图传给莱娅公主,最后英勇就义;琦拉与布里娅·撒伦一样是汉·索罗的初恋情人,但在汉加入卡里达的帝国军校前与他分别,后来成为反派的情妇,在汉加入黑道后与汉偶遇。值得注意的是,在小说里,这个反派的上级是帕尔帕廷皇帝,而在电影里,这个反派的上级是摩尔。在小说里,汉解救丘巴卡是他成为逃兵的直接原因。但在电影里,汉则是在成为逃兵的过程中救了丘巴卡。两部作品里的因果关系正好相反。在小说里,汉与兰多的相遇是因为波巴·费特。而在电影里,汉与兰多的相遇与波巴·费特完全无关,波巴·费特也没有在电影里被提及。汉驾驶“千年隼号”在12秒差距内跑完科舍尔航线的过程在小说和电影里基本一致,只不过电影里多了巨型触手怪苏马弗米诺思。但在小说里,汉在科舍尔航线上因为遇到帝国巡逻队而抛弃了贾巴的货物,这成为他欠贾巴钱的直接原因。在电影里,这一切与贾巴都没什么关系,因为电影剧情发生在汉遇到贾巴之前。汉从兰多手里赢得“千年隼号”的牌局在小说和电影里也基本一致,只不过小说里的这场牌局发生在贝斯平的云城,而电影里的这场牌局发生在努米迪亚主行星(Numidian Prime)。

猜你喜欢

  • 高清

    天空鲨:终极武器

  • 高清

    小医仙

  • 高清

    二捕出山

  • 高清

    外卖骑士

  • 正片

    瓦赞蒂

  • 正片

    沙海番外之蚌人

  • 正片

    警车联盟

  • 正片

    贼中贼

  • 高清

    艾娃(2017)

  • 英语/普通话

    僵尸飞鲨

Copyright © 2009-2022

统计代码